關於部落格
啊哈哈哈哈哈哈。
  • 19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羅生門

踏出「羅生門」——從《羅生門》中理解人性的善惡   經典的日本電影《羅生門》是於五十年代,由黑澤明所執導、並和橋本忍合編、改編自日本名小說家芥川龍之介兩篇短篇小說《竹林中》及《羅生門》的黑白電影。片長共九十分鐘,主演包括三船敏郎、京町子、森雅之三位,並由宮川一夫所拍攝。此作曾於一九五一年獲得意大利威尼斯金獅獎,並於一九五二年獲得第二十四屆美國奧斯卡榮譽獎 (此獎相當於現今的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 )。而原作小說方面,《羅生門》一作芥川龍之介是參考了日本經典名著《今昔物語》其中一篇題為〈羅城門登上層見死人盜人語第十八〉的情節,再加上想像而成 ;《竹林中》則是(又名《竹藪中》、《藪之中》 )取材於《今昔物語》卷二十九第二十三話「具妻行丹波國男 於大江山被縛語」裡的說話內容 。   先談原作小說的內容。《羅生門》的故事講述了平安時代一名被辭退了的家將在羅生門下避雨,然後發現上層有一老婆婆盜一死去女人的頭髮,當他了解事情後,便奪去老婆婆的外衣逃去無踪的事。「羅生門」的原意是指設在「羅城(即城的外郭)」的門 ,故事中所述的羅生門已日久失修、甚至滿佈屍首,表達了當時政府已無力去維持城市正常的運作。而主角家將被辭退的事,亦不過是淒慘的時代中的塵埃細事。   故事發人深省地方在於家將內心的掙扎和老婆婆最後僅是哼哼哈哈地笑的場面。家將一開始曾有想過去搶死人的東西,但他的思緒僅留在「倘若」的階段,一直都採取任何沒有實際的行動。然而,當他發現上層老婆婆盜死人物的時候,卻又能大條道理、如同自己就是正義一般地審視老婆婆的所在所為,並能清晰地指出她的行為是錯誤的。到最後,當老婆婆提及生活所需的時候,家將終於憶起自己就連能否生存下去也不確定的事實,便搶過老婆婆的衣裳,瞬間逃離現場。   我覺得家將的所作所為實在是一個常人均有的行動。縱然一開始有了幹壞事的心態,但卻遲遲未有行動——因為他一直受到「良心」的影響。不過,當他發現有人能衝破良心的遣責、作出非常態的事件時,便一邊羨慕對方的「勇氣」、一邊強烈指抗控對方的不是——因為他看不過眼對方做了錯誤的事情,盡管他在內心中一直想做相差無幾的事件。而故事到了尾聲,家將最後還是「對現實低頭」、僅對老婆婆說了一句「那你也能明白我」就搶去活人的東西。結果,所謂的「好人」還是屈服了於「現實」,做了一開始便知道是錯誤的事。而老婆婆「哼哼哈哈」的笑聲,我認為既在文學修辭上加強了當中的謊謬感,也能邊表示對家將的譏諷和了解——一邊看不起家將結果還是和自己同一個層次:都是搶別人的東西,一邊對這個不安的時代苦笑,為了大家都不能守住「正論」而可悲。   《竹林中》記下了七個人對一宗殺案的告白、證詞,當中包括三位事主:強盜多襄丸、被強姦的女人真砂、被殺的武士金澤武弘,以及第一個發現武士屍首的樵夫、目擊過夫婦的旅行中的僧侶、抓到多襄丸的衙門差役和真砂的母親。當中最重心的地方在於事主三人的告白差異過大、各執一詞,以致完全看不清真相。   多襄丸的版本重點在於在強姦真砂後,是真砂求他和武弘決鬥,讓她跟最後生存的那個離開。因此多襄丸就和武弘決鬥,在大戰二十三回合後,殺死了武弘。真砂的版本卻說是自己受不了武弘在事後看著她的冰冷眼神,認為自己接受不了下去、覺得自己非死不可。但她卻覺得不能就此丟下丈夫,因此決定先殺了丈夫後自殺。不過在她殺掉武弘後,卻因為過於害怕又無法自殺了。而武弘的版本卻是說事後真砂慫恿多襄丸下手殺死自己,多襄丸不滿真砂的想法便問武弘要否殺死真砂。而當真砂發現危險時便逃離現場,多襄丸也因此放過了武弘。最後,他因為感到絕望厭世而自殺了。   不論是誰,事主們所說的版本均有一個共通點:在整件案件中,只有自己是正確的,他們都美化了自己的形象。多襄丸的版本中,他是最強的,因為他能打倒武弘,而那女人僅僅是一名怕事的婦人,害怕竹林裡的事被外人得知,所以才說得出要二人對決的說話;真砂的版本中,多襄丸僅僅只是可惡的強盜,所以在事後就離開了,而她最受不了的是丈夫卻冰冷的眼神看著自己,她覺得自己明明是受害者,她不能現解丈夫為什麼不安慰自己,反倒要怒目而視;最後的武弘一邊醜化了真砂,讓人覺得真砂是可惡的、棄夫的惡毒女人,因此說出了多襄丸問能否殺死真砂的說話,而他自稱的自殺場景表達出他強調是自己選擇死亡,絕非因為被人殺死。   我覺得他們之所以都說出了對自己最有利的版本,是基於想要維持自我尊嚴的想法。不論事實如何,既然說出了謊言就表示真相中一定有自己不能接受的事情發生了,因此才要在外人的面前創作出一個美化自我的版本,以強調「自己才是最正確」的觀點。因為不論是哪一個時代,對人來說,要承認自己犯上了覺得羞恥的過錯,一直都是很困難的,所以對於三人自說自話的做法也不難理解。但不難理解卻不表示可以接受,因此芥川龍之介便借此荒唐至極的故事何道出了人性中的黑暗點。   有別於小說的內容,黑澤明所現的《羅生門》卻有不一樣的故事。一開始在羅生門避雨的並不是家將,而是在殺人事件中上過堂的樵夫和僧侶,之後便有一乞丐加入了他們,並開始討論起他們剛聽說的荒唐案件。案件基本上保持著《竹林中》的故事骨幹,但卻加上了樵夫親眼目睹真相白,卻又不敢在堂上說出來的劇情:武士嫌棄了被強姦的妻子,強盜便再沒興趣去搶走妻子,因此妻子被挑撥起二人的情緒,在混亂的戰鬥當中,強盜殺死了武士。然而,樵夫說的一定就是真相嗎?在樵夫的版本中,武士和強盜失去了一貫的強勢,化身成膽小鬼、妻子和之前表達的強勢不一樣,當中加深了更強烈的狡猾色彩 。但到底,還是跳不出各有說法的框架,大家還是只著重於說出對自己而言最有利的「真相」。   在聽說過事主四人的說辭以後,他們發現到羅生門中有一被遺棄的嬰兒,乞丐便意欲出手搶去嬰兒的外衣而。此時,樵夫和僧侶很理所當然地出手阻止,卻帶出了樵夫原來偷走了兇器——那精巧的短刀的事。結果外衣還是被搶去了,僧侶抱著嬰兒便開始疑惑人性是否可信,並不敢讓樵夫碰那孩子。最後樵夫再次得到僧侶的信任,將嬰兒帶回家裡撫養起來,同時,天氣變得晴朗了。   相當明顯,和芥川龍之介想要表達的、對人性的絕望感不一樣,黑澤明的《羅生門》點出了對人性的希望。盡管竹林案件的人還是會自說自話、乞丐會搶走嬰兒的外衣、樵夫做出了盜走兇器和不敢說出真相,但到了最後樵夫還是不介意再多養一個孩子:因為家裡已經有很多個了,多一個也不會很多。而原本相信人性向善的僧侶,縱然曾一度失去了信心,不敢讓樵夫碰那孩子,但到最後還是願意將嬰兒交給樵夫。而有別於電影甫開場的梧桐大雨,結尾的天晴不但有種首尾對比的呼應,更是暗示了人性還是可信、人間晴朗的事。   不論是小說還是電影,故事的主題都是人性,而人性的善惡一直是各方很重視的問題。對孟子而言人性是善的,因為對他而言,「惻隱之心,仁之端也;羞惡之心,義之端也;辭讓之心,禮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人之有是四端也,猶其有四體也。」但從另一個角度看來,荀子所言的「人之性惡,其善者偽也。」也不無道理。在這狀況下,我認為人性的本質是如何已經不太重要,因為不論是哪一種性善論或是性惡論的說法,到最後所著重的都是要透過一些方法來為人建立「良心」的機制,讓人學會一些道德的標準,知道什麼可做而什麼又不可做。   而最令人注目的地方,在於芥川龍之介和黑澤明均點出了「人本來就知道善惡是怎樣臣分的」。看看《竹林中》的家將,即便最後他搶掉了老婆婆的衣裳,但既然他知道盜死人物不對、在一開始只在「倘若」的階段,便能看出他本來就知道道德的準則在哪裡。只不過,結局是他還是跨過了那一條線,做出了令人側目的行為,以身試惡而已。正如黑澤明所帶出來的樵夫,縱管他偷了刀、說出了不知是否真相的版本,但樵夫是不是就不知道自己所作的行為是錯誤的呢?不,他應該是知道的,不然他不會因為怕被人知道自己偷了名貴的短刀,而不敢說在堂上說出自己的版本。這一種善惡模糊、看不清真相的本質正正就是人性。即便是到了現在,看不透人性是善惡的事件,還是會不斷上演:不論是犯罪後不敢自首而選擇逃逸的人,還是在商業世界中不擇手段地只為求出人頭、幫公司賺取最多錢的人,都一邊在展現出人性醜惡的特性時,一邊表現出人性還有良知的一面。   因此,我認為值得討論的重點已不在「人性是好是壞」以及「到底人知不知道良知的重要性」,而是去思考「應該去繼續信人還是不該信人」了。因為正如僧侶當時不敢讓樵夫碰嬰兒時一樣,我們已經不能否認人性中有已經腐壞掉的成份了,所以不如再多用時間去思考人有沒有變好、或是砍掉腐壞的地方的可能性。對於這個論題,單看《竹林中》和小說的《羅生門》,很容易便看出芥川龍之介應該是對人性感到絕望和可悲了。因為家將最後還是把持不住自己一直在心中掙扎著的「正論」;就連已經去世的武弘也僅是說出了對自己有利的案件版本,還完全不指出自己保護不了妻子的無能之處。   而在黑澤明的眼中,人性還是會有變好、彰顯美善的時刻,他運用樵夫的例子表明了他的想法。盡管樵夫偷了短刀,但他還是有良心去指責乞丐不該去偷衣;在被發現自己偷衣以後,還是有後悔和羞愧的感覺。而僧侶所代表的,就是觀眾的角度:當聽說過這麼多關於人性黑暗一面的事後,到底人性還能可信嗎?這時,觀眾也許會和僧侶一樣表現出對樵夫的不信任——後退一步了,但是黑澤明想要點出人性還是有美好一面的,所以樵夫才會稍為解釋自己想做的事、而沒有摸摸鼻子就離去。而僧侶最後還是願意交出嬰兒,更是證明了他對樵夫的信任。   對我而言,人性應該也是美好的,因為盡管我們常有做錯事和明知故犯的時候,但這些事很多時都成為了自己最不願再去面對的黑歷史。正正就是因為我們都懂得去後悔並決定以後不會再犯,所以才能展現出人性美好的一面。正如大家常說的「知錯能改,善莫大焉」,盡管這句並非代表我們犯錯是可以的,但卻能提醒我們去盡力做好自己。因此,我相信《羅生門》電影最後一幕的天晴,是真實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